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苏越】不如不见【四】

下一章二师兄要出来啦!欢迎端端子!其实端越也挺萌的!哪天犒劳一下端端子写一个端越短篇好了233另外这次更的很慢对不起TUT下次不会啦

==================
10.

有什么能比在夏天穿着里三层外三层戏服更令人想去跳河的呢。陵越如是说。

“芙蕖,为什么方兰生会在这里……”陵越数了数自己的衣袖,还好,只有三层,比那些女演员好多了。不过看见方兰生一身清凉还穿着人字拖站在一旁,陵越觉得自己的头都要涨炸了。

“诶诶诶,我可是特地来看你拍戏的,还带了饮料冰块啥的,就是怕你中暑!小越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方兰生叽叽喳喳说了一堆,陵越就听见冰块两个字,他一手拿着小电风扇,一手抓过方兰生手里的袋子,翻出一包冰袋敷在额头上。

“陵越,下一场是你的戏,背好台词了吗?”红玉走过来,提醒陵越别忘了正事,顺便亲昵的拍了一下方兰生的肩,“哟,方兰花小姑娘今天有空来探班啊,这才开拍第一天就这么捧场,到时候导演不得感动的让你演个角色啊。”

“红玉姐你就别取笑我了,我这就是过来看看陵越老师演戏,讨教一下经验嘛。”
方兰生笑的人畜无害,连陵越都被闪的后退两步,默默吐血,年轻人果真很恐怖。

“好了好了,要准备了,我先带陵越过去,芙蕖你和兰生好好玩。”红玉看了一眼拍摄现场,百里屠苏的那场戏已经接近结尾,于是拍拍手让两个小朋友相亲相爱去,带着陵越走远。


陵越今天要演的第一场戏就是百里屠苏所饰的宁致远为了脱离家里人的管制以及陈腐的封建思想而准备出国,哥哥不顾一切去阻拦的故事。
这故事还真是莫名的熟悉呢,陵越看着一身少爷装扮的百里屠苏,感觉到一阵阵头疼。

“大师兄,我们先对戏吧,培养感情。”
今天的百里巨星也是面无表情的呢。

“百里先生,叫我陵越就好,现在不同往日,我已经不是你的大师兄了。”陵越说完意识到自己的话让气氛冷了下来,他暗笑,原来不能释怀的不只我一个人啊。
而百里屠苏仍然看着他,但是眼神已从温和变成了深不见底的冷。

“陵越。”百里屠苏喊着。


从百里屠苏的口中蹦出“陵越”这二字是件很奇妙的事,陵越和百里屠苏待了那么久,从没有听见他念过自己的全名,哪怕是床上,也只是一个“越”字。
那时百里屠苏说,连名带姓显得很生疏,就让陵越此后都叫他屠苏,他说这样叫着好听。

可惜事过境迁,屠苏最终也不过是个百里先生,陵越也不会是曾经的大师兄。

“陵越,”百里屠苏说,“那我们就不对戏了吧,我相信我们的感情已经培养够了。”

陵越抿着嘴,随着百里屠苏走到镜头前。
今天也是时运不济啊,陵越整理好形象,调整思绪,进入到安逸尘的世界里。

11.

“哥,我已经决定离开了,你就别劝我了。”宁致远提着手提箱站在宅门外。
现在是五更天,除了宁致远和安逸尘,再没有人。
灰白色的光从天洒下,宁致远背着光,脸上一半阴一半明,安逸尘才发觉他从小爱护包容的弟弟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他的保护了。

“致远,你忘记了当年我们立下的约定吗?”安逸尘抓住宁致远的手,眼底的泪摇摇欲坠。

“等我回来,哥,”宁致远笑着摸上安逸尘的脸,“等我回来,我带你去看你最喜欢的戏,陪你做你想做的事。”

说完,宁致远转身离去,没有一丝留恋。

安逸尘望着宁致远的背影,泪缓缓落下。



“卡!”

陵越接过芙蕖递来的纸巾,擦了擦眼睛,方兰生在一旁夸着陵越的演技好。

“话说越越,我觉得这个台词很有问题啊,哪有兄弟俩又摸脸又抓手的,”方兰生翻出刚刚偷拍的几张照片给陵越看,“不过你们俩看起来还挺像兄弟的。”

陵越不语,偏头看了一眼宅子,又看了看站在红玉旁边的百里屠苏。
“芙蕖,宅子里的戏还有多少场?”

“恩,我看看……还有七八场呢,”芙蕖随着陵越的眼神望去,好像明白了什么,“这七八场有几场没有他的,不过在其他场景还有几次对戏。”

“我知道了,”陵越说着,发现片场多了一个人,带着帽子看不清脸,“站在导演边上的那个人,是演的谁?”

“哦,他啊,欧阳少恭呗,估计是来找屠苏的,”方兰生不屑的说,“他都要和我姐结婚了,还到处乱跑,真不怕媒体造绯闻。”

陵越听见欧阳少恭这四个字,再加上刚刚方兰生的话,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酸涩。
“那你来探我的班,就不怕媒体乱写?”

“那不一样啊,我们俩那么清白无辜,怎么会有人乱写绯闻呢,可他和屠苏就不同了,屠苏刚出道那会他们俩就你哝我哝的,上次屠苏出国还是欧阳少恭陪他——”

“好了,方兰生你别说了,大师兄要去拍下一场戏了,”芙蕖看见陵越的脸色一变,着急的打断方兰生的话,“有什么话拍完再讲。”

方兰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想要弥补却看见陵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好导演喊陵越过去,方兰生就小声的和芙蕖说了句抱歉。


“小兰,你在这里做什么?”
欧阳少恭走到方兰生边上,身边还跟着百里木头脸。

“……来探班呗”见欧阳少恭眯着眼笑,方兰生一下子没了底气。这个老奸巨滑的笑容真吓人,方兰生在心里默默的吐槽。

“你和陵越的感情真好,”欧阳少恭虽笑着,可眼底没有半点笑意,他回头望了一眼正在演戏的陵越,对着百里屠苏说,“小兰现在可是陵越的贴心小棉袄,不知道你当年和陵越有没有这么亲密啊。”

“以前都是他照顾我。”

方兰生发誓百里屠苏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瞪着自己的。

12.

“收工了!!小越越咱们去吃饭吧!”临近午夜,陵越和百里屠苏总算是收工了,方兰生搂上陵越的肩提议去吃饭。

“这么晚了,吃的是夜宵不是饭吧,”陵越把方兰生的手放下,瞧见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投过来的眼神,不自在的低下头,“明天就没几场对手戏了吧,芙蕖?”

“啊,恩……”芙蕖正在发呆,听到陵越问自己,连忙回神,“明天有几场和女主还有男三号的戏,大师兄,你说我们要不要问一下他们一起吃饭啊?”

“算了吧,我想他应该更希望和欧阳少恭独处吧,毕竟欧阳少恭今天才从美国赶回来。”

陵越看了一眼相谈甚欢的两人,垂下的眼里有些难过。



“陵越,如果我说我还忘不了你。”
百里屠苏眼神透亮,与年少时候一模一样。陵越盯着他的眼眸,突然迷失了自我。

“在我心里你从来没有变过,你还是我的大师兄,我的陵越。”

骗子……
都是骗人的……

“我从没有对你虚情假意过,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这时百里屠苏拿出一把刀子,对准自己的心口,剜出一个心的形状,硬生生把自己的心掏了出来,捧在手上给陵越看。


陵越猛地睁眼,对上一片空白的天花板。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像是濒死的鱼,百里屠苏血淋淋的手和那颗破碎的心还浮现在他脑海里。

在他醒来前百里屠苏对着他的耳朵低声说了一个字,他死都记不起来,耳朵边却仿佛残留着余温。

“怎么会,梦见他……”
陵越苦恼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起身去冲澡,想把身上的汗洗净。

他想重新定义自己与百里屠苏的关系,却发现除了曾经的师兄弟,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形容词来描述。
而欧阳少恭,他回忆着,应该算是百里屠苏的恋人吧,不是恋人的话,又怎么会一起去国外,一起同居呢。

越想越累,陵越索性关掉喷头,擦干身体,看了看时间还早,又重新躺回床上。

他只希望不要再梦见和百里屠苏有关的一切。


TBC


【啊啊啊啊啊写的好烂TUT这次是写的最烂的一次好难过,哪一段都结的好仓促嘤嘤嘤我发誓下一次一定会写的更好的啊啊啊啊好难过写的不好又不知道该怎么改,改了好几次都不满意QWQ下一章就会写他们之前的事了!!】

评论 ( 22 )
热度 ( 32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