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苏越】天墉旧事(短,慎,细节稍有改动)

lofter小透明破百粉好开心TUT第一百个姑娘@suk_
kim 没什么要求只要苏越文就成于是尝试写了古风!文里有个岳父的梗!窝写不来甜的姑娘你凑合着看吧(/_<。),真的很短很报社●-●




苍苍百姓,江山社稷,不过一瞬。
唯有天墉城一如往年,矗立于山巅,不沾世俗。

陵越待在天墉城数年,只为等一个不可实现的诺言。心中仍有执念,便永远都是这红尘中人。
而如今终要从红尘逝去。

陵越仙逝前想起了很多事情,例如屠苏在煞气发作时望向自己的眼神,例如小时候屠苏说要保护自己的,例如那最后的诀别。
陵越这才幡然醒悟,原来这么多年屠苏对自己流露出的深情厚意,竟是爱。

那日他从师尊手中接过掌门服时便在心里立下誓言,这执剑长老之位只为百里屠苏一人而留。
只是那时他只顾着克制心中对百里屠苏的思念,却忘了去想百里屠苏对自己是否有情有意。

倘若他想透了,怕是会丢弃这掌门之位,下山寻到百里屠苏,与他永不分离。

只可惜他们之间就是差了这么一点缘分。

此刻陵越才发现他们之间最亲密也只是手耳相贴,没有拥抱,没有亲吻。
陵越想如果屠苏还在天墉的话,他必定抱住屠苏,不顾掌门的身份对他说出自己数年的孤独与思念。

可是没有机会了。

他沾起屋檐滴下的水,在木柱上写下四个字,阖眼长眠。

待到玉泱来找陵越时,陵越已没有呼吸,安静的靠坐在柱旁沉睡。玉泱心一紧,还来不及扶起陵越,见柱上有字,便凑过去一看。

若有来生

他摩挲这这四个字,把它化成一摊水,再没有原来的面貌。
终了,才抱住陵越,落下一滴泪。



玉泱刚来到天墉城时,收到了很多小弟子羡慕的眼神。他问妙法长老为何,妙法长老便告诉他,他是掌门座下唯一的弟子,自然惹人羡慕。

玉泱一直把疑问存在心里,直到他已足够熟悉掌门,才不解地问掌门为何他不收弟子又为何只收自己一人。
掌门不说话,只是抚摸着玉泱眉间那一道朱砂。
末了才叹一句:“只因相思浓。”

后来玉泱从妙法长老口中得知掌门原有一师弟,为了阻止曾经的太子长琴而离开天墉城,掌门等了他一辈子,却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而自己和那师弟眉间都有一道朱砂。

玉泱这才明白掌门那句话的意思。

就如现在他抱着掌门,感受到怀里的冰冷。
他才明白,世间万物,最是情深。



NEVEREND
【也许有后续,也许有屠苏,也许有重生】

评论 ( 8 )
热度 ( 15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