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苏越】不如不见【五】

这次有讲之前的事情【很扯】,包括“大师兄”的由来【更扯】还有他们之间发生的有的没的【最最扯】……端端子出现啦!另外安逸尘和宁致远只是因为想不到名字随便拉壮丁拉来的!【拖了这么久才更,对唔住了!TUT】

================

13.

陵越等了百里屠苏三年,不长也不短。
如果不是百里屠苏回来,也许陵越还会一直等下去,但他心里清楚,自己什么也等不到。


“小兰,你想问什么,直说吧……”
方兰生第二天又来到了片场,一直盯着陵越看,陵越受不了方兰生直勾勾的眼神,叹了口气。

“我就想知道当年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大概我倒是听芙蕖提起过,可是……她也没细讲。”

“知道了有什么用?我们之间的事还不够你塞牙缝。满足不了你的八卦心的。”
陵越心虚的往百里屠苏的方向撇了一眼,不出意外的看见欧阳长恭也站在那里,只好把眼神收回来。

“我保证不和别人说!你知道的,心事说出来最管用的!你说出来心就不塞了!”

“我要是真说出来了,能叫心事吗?我还要拍戏,小兰你别闹了,”陵越起身,让化妆师给他补妆,“要是你真想知道,去问他吧。”

方兰生顺着陵越的手指看过去,卧槽,红玉姐!
“越越你开玩笑呢!”

“没有,我很认真,红玉和我们一个学校,什么事她都知道。你要不怕死,可以问问她。我拍戏去了。”
说完陵越潇洒的走向摄影机,留方兰生一个人嘤嘤嘤的站在原地。


“红玉姐,”方兰生见红玉一个人站在那里,鼓起勇气蹭过去,“问你个问题呗?”

“哼,方兰花小姐有何贵干?”

“唉呀红玉姐,我不就是抢了你几个代言嘛,这都是我经纪人的错!我保证回去揍他!”方兰生立马狗腿的凑过去,又是捶背又是捏肩的好不殷勤。

“别捏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那我问了,陵越和百里屠苏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每次他看见百里屠苏就怪怪的。”

红玉叹了口气,拉着方兰生到一个小角落里,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14.

从前有一个人叫陵越,他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弟弟,他和他弟弟从小被一个很有名的演员收养,但他弟弟在三岁时被人抱走,从那之后陵越一直低迷着,不说话也不会跟着那个演员去片场学习演戏。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有一天演员带回来一个小男孩,年龄模样都和陵越弟弟相似。陵越知道了男孩的身世与自己如出一辙后便加倍的对他好。男孩也很依赖陵越,这让陵越的心渐渐的暖了起来。
而那个男孩叫百里屠苏。

就这样过了好几年,他们一直安逸的生活在一起,但是就在陵越初升高的时候,百里屠苏跟着演员去了一趟外地,回来时只有演员一个人。
陵越不解的询问,才知演员带着百里屠苏去外地,是为了把百里屠苏送还给他的姑姑。
陵越心里一阵空落,只后悔当时没有与他道别,并不怪演员。
这件事一出,陵越考的不太理想,但好歹也是上了重点。陵越到了学校才发现演员的儿子也和自己同一学校,不过倒是不同班。

他这个“弟弟”游手好闲,小时候就让他很头疼,初中时出国读书让陵越好不容易松了口气,结果高中他却硬要回来,还和陵越在同一所学校。
陵越只好硬着头皮每天与他弟弟一同上学放学。

后来经过了一件陵越难以启齿的事,连远在外地的屠苏都知道了,而他弟弟被演员狠狠教训了一顿,并把陵越转走了,也不再让他弟弟待在总宅。
陵越过了两年清净的生活,顺利的考上了天墉影视学院,新生大会上陵越发现新生代表很眼熟,看见新生代表眉间的一颗朱砂才知那是百里屠苏。

陵越想着屠苏真厉害,16就被录取了,心里很想去找他,但是陵越不想打扰屠苏的生活,也没有屠苏会认出他的信心,就径直去看宿舍分配。
结果百里屠苏和陵越被分在了同一个宿舍,陵越想屠苏看见了他的名字,应该会和自己一样开心吧。

果真如陵越所想,百里屠苏一见到陵越就激动的抱住陵越,好半天都没撒手,陵越也很激动。
两个人把床铺了,东西也整理好了,就坐在床上相互聊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连吃饭睡觉时都在聊。

第二天两人都参加了学校的话剧社,也在里面认识了芙蕖和红玉。话剧社里的人都夸陵越演技好,百里屠苏天赋高。也总是调侃陵越文邹邹的话,像个修仙的大师兄,久而久之话剧社的人就都叫陵越大师兄了。

百里屠苏和陵越正式确认关系是在大二,话剧社的人都祝福他们。百里屠苏还很年轻,在某些事上总是不懂得节制,所以有些时候陵越去话剧社,都不能表演,只是看着再给他们一些建议。
两个人虽然在外面都要藏着掖着,但总是幸福的。

然而欧阳少恭的出现毁了一切。

起初欧阳少恭只是从话剧社找一些人来他们摄影社拍些照,而百里屠苏总是在人选之中。陵越也不觉得有什么,百里屠苏长的好看他也知道,这种事总是无可厚非的。
但渐渐的百里屠苏连私底下都与欧阳长恭呆在一起,也常一起吃饭,欧阳少恭还会带百里屠苏去一些酒吧玩,给他讲很多新奇的事物。这些都是陵越不能给的。
而陵越心里虽然不舒服但也没有埋怨百里屠苏,毕竟自己和百里屠苏的年龄有相差,而欧阳少恭更加知道百里屠苏的喜好。

直到有一天百里屠苏晚上没有回宿舍而是跟着欧阳少恭去了一个party,陵越才皱着眉说了他几句。
然而百里屠苏心境与陵越全然不同,他只把欧阳少恭当知心朋友,却不想欧阳少恭是否有其他心思。于是他以为陵越不希望他交其他朋友,心里的不满又大了些。

这样过了很久,陵越与百里屠苏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话剧社的人只当是他们闹了别扭,过两天就好了,也没有去调和。
毕业了,百里屠苏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模特,欧阳少恭也是有名的摄影师,而陵越仍然没有进入娱乐圈,只是成了学校的教授。
欧阳少恭向百里屠苏提供了一个机会出国进修,百里屠苏衡量了一下利弊,决定跟着他出国。

陵越知道了消息,只是对百里屠苏说他会等他。
百里屠苏也说等他回来了就光明正大的和陵越在一起。
陵越一等就是三年,百里屠苏回来了,成了影视歌三栖的巨星。两人却再没有交集。

媒体都在报道欧阳长恭与百里屠苏的暧昧之情,陵越看的多了心里也没那么难受了。
只是终于看透自己与百里屠苏再无可能,就发了一条短信恭喜百里屠苏的成功,也告诉他自己已经不再等了,和他彻底分手。

故事进行到这本该结尾了,但陵越偏偏因缘巧合的进入了演艺圈,那么他和百里屠苏的孽缘注定不会完结。



红玉把这一长段故事说完,口都干了,脸上也没什么好脸色。这故事也是红玉的一个伤疤,毕竟百里屠苏是自己介绍给欧阳少恭的,谁知会毁了陵越与百里屠苏的情。
“陵越就是个傻子,他说自己已经放下了,其实还在等着屠苏那个木头呢。”

方兰生听了红玉的话,望了一眼正在演戏的陵越。
“安逸尘”对着“宁致远”,因“宁致远”背叛自己而质问他,脸上满是泪水。
“要是越越像安逸尘那样就好了,哭出来,问出来,就不会憋的心里那么难受。诶——话说红玉姐,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的?”

“屠苏回来的那一天,陵越喝醉了,我抬他回家的,他抓着我说了一晚上的话,我那时都害怕他说着说着就哭了,不过他什么也没做,只是越说眼睛越亮。”
红玉喝着方兰生手里的水,不自主的又叹了一口气。

陵越啊,你要什么时候才会放下呢。

15.

“大师兄……”休息的间隙,芙蕖拿着剧本来找陵越。

“怎么了?”陵越见芙蕖欲言又止的样子,觉得奇怪,难道她有了男朋友想要告诉我吗?

“今天下午有一场戏,是说安逸尘的朋友,就是那个纨绔子弟看上了安逸尘,对他下药想要那啥他……”

“恩……我知道,导演说了只会带到上半身,没事的。”

“不是……那个纨绔子弟是……陵端演的……”

陵端……陵越眉头蹙紧,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实在是一场噩梦。
“他?我记得老师不让他演戏的,这次怎么会找他?”

“还不是我爸他……他和紫胤叔叔看了场球赛,陵端就解禁了,这次就是他的首演呢……”
芙蕖撅着嘴,颇为不满。当年的事她也在场,那场面实在是……羞耻不堪。

“芙蕖,陵端是谁啊?”方兰生还没消化干净红玉说的故事,蹭回来又听见芙蕖在和陵越讲一些他听不懂的事,赶紧抓住机会询问。

红玉还没走远,听见方兰生这个大嗓门问起陵端的事,赶紧走过去扭住他耳朵,偷偷和他说
“方兰花你真是要气死我,陵端就是那个演员的儿子!”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方兰生听完就只有一句话在脑袋里盘旋,完蛋了我要被越越恨死了。

补刀小能手方兰生今天也是拼命作死的节奏呢。

“算了,红玉,我都放下了,你也放下小兰的耳朵吧。本来小兰耳朵就不小,你这么一扭不直接成了招风耳。”

我……越越你真的在帮我说话吗,方兰生欲哭无泪的摸着被红玉蹂躏过的耳朵。

“陵越。”

身后传来声音,陵越转头,发现百里屠苏结束了拍摄,站在他背后,两人的距离很近。

“陵越,”他又喊了一遍,“你想好了吗,那可是陵端。”

“…………”陵越低头,不敢直视百里屠苏的脸,见他也特地过来和自己说这件事,羞的耳朵根都红透,“没事,那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不会有事的。”

“既然你不介意,那我也无话可说。”
百里屠苏皱着眉,转身就走,看上去还有些生气,这让陵越感到莫名。

“红玉姐,我看木头脸他,也没有完全放下吧?”方兰生悄悄的对红玉说,得到红玉一个“你懂得”的眼神,“嘿嘿,那你说我们要不要帮帮他们?”

“你?算了吧,欧阳少恭还站在那儿呢,万一屠苏和他已经……而屠苏只是念旧情过来关心一下陵越,我们瞎帮忙岂不适得其反?”

“切,你是他经纪人你不知道他的感情生活哦,”方兰生嘟囔着,“说不帮忙不还是让越越和木头脸一起拍戏。”

红玉一记眼刀,方兰生连忙闭上嘴。

“芙蕖,陵端什么时候过来?”陵越整理着衣襟,抬眼看向芙蕖。

“没想到我亲爱的'哥哥'这么着急见到我啊。”

陵越表情僵住,他没想到陵端会这么早出现,而那张脸是他再不想看见的存在。

“当年的事,我还没忘呢,哥哥对我这么好,让我永远都不能回家,你说我该如何报答哥哥呢。”
陵端靠的极近,嘴唇几乎贴着陵越的耳廓,陵越后退了一步,眼神里有怒气。


“陵端,我说过,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TBC

【下一章应该会讲端端子到底对西轰做了什么羞羞的事情,其实大家应该能猜到吧?】

评论 ( 25 )
热度 ( 34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