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漩涡【峰霆衍生,项允超X陈均平,OOC慎】

文来自深海老马大大的视频!不过po主不会煲汤TUT刚刚考完试所以更的晚了抱歉!
内含鬼畜!
po主已经被自己的小学生作文式的写法气死了…



01.来拥抱着我,形成漩涡


这是陈均平第三次打电话给项允超,他握着电话的手还在发抖,而眼镜早在打斗中被丢到了一边。
他哆嗦着摁下通话键,像是认命似的闭上了眼。

“喂?”

“项允超,你赢了。”

通话被挂断,陈均平把手机扔到地上,摸索着躺到沙发上,不顾肩上的伤口还在淌血。
自从项允超回来,他家的每一个地方都会被装上摄像头,无论他逃到哪里。

他想如果项允超来的太慢,自己已经死了,他的表情会不会很精彩。
他又想,精不精彩也无所谓,反正项允超是不会流泪的。

陈均平的胡思乱想被开门声打断,脚步声渐渐传来,他知道那是项允超。
抬头,发现眼睛被血盖住,才知头上也被人打伤。

“谁打伤了你。”

项允超蹲下身,手掌摩挲着陈均平的脸。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被打伤了,还真是让他有些心疼。

“你的男朋友,”陈均平偏头躲开项允超的手,却被项允超抓住头发,被迫抬头,“项允超,我认输了,我是真的怕死,你那些男朋友一人打我一回,我就真要死在这里。”

“你们还真是打的火热,连摄像头都能打坏。”

陈均平听见项允超笑了,完蛋了,他想,项允超会笑那一定没好事。
果然下一秒,项允超起身,一脚踩在陈均平肩伤上,导致陈均平吃痛的哼了几声。

“装摄像头是怕你死在家里,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把它弄坏了,结果你成了这样,你说是不是你活该?”

陈均平晕晕沉沉的点点头,脑袋像是要炸开,嗡嗡嗡的耳鸣声快要盖过项允超的声音。
如果他再耗着时间,我就真的要死了吧,这也算是如他所愿。陈均平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陈均平,”项允超踢了踢陈均平的身体,发现他没有反应,扭头问身边的保镖,“他死了吗?”

保镖不敢大意,上前探陈均平的鼻息,陈均平仍在呼吸,只是很微弱。
项允超冷哼一声,弯腰抱起陈均平,走出房门,把他放到停在路边的那辆车上,再拿出汽油撒在屋子四周,点燃火柴。

火焰燃起的瞬间,项允超笑了。


02.这贪欢惹的祸


陈均平醒来的时候,项允超就躺在床边熟睡,看起来好像一直在床边等着他醒来。
在熟知项允超的嘴脸后,这种突如其来的关心只让他恶心,陈均平抿着嘴,决定还是躺回去。

肩上和头上缠着绷带,这让陈均平很不习惯,他伸出手抚摸着伤口,突然狠狠一摁,伤口又渗出血来。
疼痛让他找到真实感,陈均平看向窗外,阳光将树枝投射进房间,他盯着地上那块阴影出神,终于再次睡去。

过了半晌,项允超醒了,他伸了个懒腰,背脊因为长时间趴着而酸痛。项允超看着陈均平的睡脸,饶有兴致的用手指划过他的五官,从额头到下巴。
这个该死的陈均平,为什么会值得他喜欢。

“陈均平,我可真想杀死你。”

陈均平的眼睫毛轻微的抖动,项允超便知道他醒了。不过项允超也不想揭穿他,只是俯身在陈均平额头上亲了一下就离开房间。

项允超走后,陈均平摸了摸额头,脸上看不出表情。

=

晚饭被项允超用推车送进来,陈均平看了一眼项允超摆上桌子的菜,有萝卜糕还有猪排和一些其他点心。
原来他还记得自己喜欢吃什么,真是奇了怪。

“项允超,我记得当初只有你和晴雪逃了出来,晴雪在哪?”

项允超冷笑一声:“你好意思惦记晴雪?”

“你误会了,我只是在想,她知道我在这里,为什么没有冲过来把我杀了。”陈均平脸上仍无表情,好像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你说对了,她现在恨不得拿刀杀了你,”项允超转身,离开房间,“但你现在命是我的,我不让你死,你就不可能死。”

陈均平一直盯着项允超的背影,直到它彻底融进黑暗才脱力的倒在床上。
果然是这样,果然是这样的结局,烂透了。


“项允超,我到底算什么。”

=

到了睡觉的时候,陈均平只盯着天花板,合不上眼。
他想是不是自己坏事做尽,才如此害怕做梦。

起身想倒杯水喝,一路就走到了房门外,见有一个房间房门被打开,橘色的灯光一直蔓延到墙角,陈均平好奇的走过去,却看见项允超撑着下巴睡着的画面。
陈均平下意识的想走过去,结果在快靠近他的时候停住了脚步。

项允超被吵醒,睁开眼看见陈均平看着自己,眉头紧皱着好像在纠结些许什么。

“怎么,你要趁我睡着了,偷偷杀了我?”

陈均平指着肩上的伤,说:“我杀不了你。”

项允超不可置否的挑了个眉,站起身逼近陈均平,在陈均平快要退出房门时,一把抓住陈均平的手,吻了上去。
陈均平惊呆了,愣了半晌才推开项允超,尴尬的抹了抹嘴巴,感觉到嘴里还有项允超舌头的温度,不争气的红了脸。

“你到底想干嘛?!”

“我不想干嘛,我想干你。”

陈均平语塞,抿着嘴转身就要走回房间,项允超在他身后发出低沉的笑声。

“晚安,陈均平。”


03.来沉没,在我的深处吧

又过了几天,项允超再也没出现在陈均平的眼前,一日三餐都是由仆人送进来,每天陈均平都兴致厌厌的盯着窗外面的一棵树,一盯就是几个小时。

“你想出去散步吗?”
项允超突然出现,把陈均平的目光引了回来。

“我的伤还没有好,”陈均平拿起床头的水杯,喝了一口,“你去哪了?”

项允超没有回答,只是把窗帘拉上,房间一下子变暗了许多。
“我带了一个人来,你猜是谁?”

陈均平没带上眼镜,只能看见一团模糊的轮廓,直到轮廓走近,才发现来人是方天宇。

“均平,好久不见。”

陈均平愣住,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方天宇了,他突然出现,倒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才好。
“……好久不见。”

“你们聊吧,我有事要处理。”项允超见陈均平表情稍微生动了些,不甘心的虚掩上房门。

方天宇看项允超走了,沉下脸,一屁股坐到陈均平床上。“均平 我看项允超还是喜欢你。”他伸手捏住陈均平的脸,被一巴掌挥开。

“他留我不过是为了报仇,等我伤好了,他就不会放过我了。”陈均平觉得好笑,项允超恨自己入骨,怎么可能还喜欢自己。

“均平,你这都是自找的,要知道我可不会让杀了自己爸爸的人好好活着,”方天宇戳了一下陈均平的额头,“项允超已经对你够好了。”

“我从来就不欠项允超的,只是你们不相信。当年发生的事情你不清楚,就不要乱说话了。”
陈均平眯着眼,看上去在强忍着怒气。

“均平,”方天宇起身,“你敢不敢承认你心里其实还有项允超。”

陈均平不语,把眼神投向窗外。方天宇一直等着他的回应,等到他忍不住想走的时候陈均平才开口。
“这个问题没有意义的,他不会再喜欢我,我也没有必要把他放在心上。天宇,我们之间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方天宇了然,对着陈均平说了声再见就走出房门。



在门背后看见项允超,方天宇表示一点也不意外,项允超的心思他很清楚,特地找到自己也不过是为了听听陈均平到底想什么。
方天宇想他大概什么都听见了,摇摇头从他身边走过。

“真是痴人一对。”



TBC

写着写着就偏离轨道了OTZ开学了更文可能更慢TUT话说我写的这么烂真的有人看嘛……

评论 ( 17 )
热度 ( 66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