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苏越】不如不见【六】

开学了一直没时间更TUT抱歉!这次比较短……
话说我觉得端端子好口怜啊但是姑娘们又不想遂了于是就让大师兄对端端子做了羞羞的事情【卢你们的】
OOC慎
========

16.

陵端对陵越的感情其实很简单,好奇然后沉沦。

这个比自己大几年的“哥哥”身上总是散发着沉静内敛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想要看看他另一种样子。
想的多了,便成了执念。

哪怕当年做出的事已经超过执念,但陵端从来没有后悔过,甚至还妄想着与陵越重新来过。
只可惜陵端的心愿从没实现,无论是有百里屠苏,还是没有。

就像现在,明明已经过去那么久,明明百里屠苏已经没有资格保护陵越,明明他们已经没有关联,可这两个人偏偏站在一起,用同一种表情看着自己,你说怎么不叫人难过。



“陵端,我说过,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有什么资格怪我!?”
陵越手攥的死紧,好像下一秒就会扑到陵端身上狠狠的揍他一顿。

陵端轻笑一声,越过陵越向导演报道,不再看他。
这么一来,到像是陵越在无理取闹似的,陵越尴尬的站在原地,脸上早已红透。

“陵越,你不用理他,专心演戏。”
百里屠苏拍拍陵越的肩膀,像是安慰。

陵越嗯了一声,脸上的尴尬仍未消退。他不想要百里屠苏的安慰,也不想要和陵端一起演戏。但事情已成定局,他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事而麻烦别人,但愿陵端不会节外生枝吧。


“导演,我演的这个纨绔子弟,李茗【我随便取的】对安逸尘做出的事情到底是出于喜欢,还是图个新鲜?”
陵端拿着剧本,边让化妆师给自己做造型边问着导演

“你觉得呢?”导演挑眉,陵端资历浅了点,想的到挺多。

陵端听见导演的问话,又看了几眼剧本,蹙着眉。导演见他认真思索的样子,到有几分像陵越。
“我不知道李茗喜不喜欢安逸尘,但是既然他会做出这种事,那他的心里一定是有安逸尘的。”

“那你就按照自己的想法演,尽量不要脱离剧情就行。”

“导演啊,我……能不能改一下李茗对安逸尘的戏?我怕陵越心里有障碍……”

导演正想着怎么回答,正巧红玉走了过来,听见这话,无奈的笑了。
在陵越面前就一副流氓的样子,可心里却在意的要死,这种小学生的恋爱技巧真是和百里屠苏一模一样。
“既然陵端想改戏,不如就让他试一试,要是不好,就再让他们演一回本来的剧情不就成了?”

导演想了一会,同意了红玉的话。


开拍前导演向所有工作人员介绍了陵端,陵端挨个问候,脸上的笑都有些僵硬了。

“你……好好演,别砸了老师的招牌。”陵越被迫走到陵端对面,不自在的开口。

陵端表面上没什么变化,对着陵越的脸还是一副欠打的样子,可心里都快要乐开了花,要不是他定力好,此时他肯定能飘到天上去。

“好,我们先从李茗和安逸尘喝酒的地方开始,各部门就位,action!”
随着导演的喊话,陵端和陵越都在第一时间进入角色。



“安逸尘,我问你个问题,”陵端演出一副喝醉了的样子,撑着桌子看向陵越,“你喜不喜欢我啊?”

“你这是说什么话?我们是朋友,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

“哼,都是屁话,你心里只有宁致远那小子一人,我只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朋友。”

陵越心里一紧,陵端把台词改了,他听着觉得很耳熟,和当年他说的话很相似。
“李茗,你醉了。”

陵端抓住陵越的手,连拖带扯的将他扑倒在床上,床幔垂下,多了些朦胧的意味。

“安逸尘,你不喜欢我,可是我喜欢你啊,我每天看着你的背影,多希望你能回头看看我,可是你却只想着宁致远,就算他不在你身边,你还是想着他。”
陵端凑到陵越耳边,舔了一下他的耳垂,“所以我在酒里下了药,这样你就是我的了。”

陵越越听越皱起眉,陵端说的话和当年说的话几乎是一模一样,只是现在再听了一遍,却多了些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

“你……混蛋!”陵越装作很热的样子,稍微拉开了一点衣领,看向陵端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朦胧,差点让陵端把持不住。

“是,我是混蛋,你也是混蛋。”陵端说着,吻上了陵越的嘴,这一吻可是实打实的,陵越甚至感觉到陵端把舌头伸了进来。

目光撇到百里屠苏杀人的眼神,陵端满足的笑了,一只手搂着陵越的腰,另一只手把陵越的衣服解开。
陵端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让陵越想起当年的事情,他心里越来越不安,连眼神都在颤抖。

陵端一把拉过陵越,让他的脸靠在自己下身,温热的触感让陵越一愣,刚想挣扎,就听见导演喊“cut!”陵端也放开了陵越。


“导演,你觉得怎么样?”红玉问。

“行,就这么演,不过陵端你还要再狠一点,李茗的性格和你不同。”导演摸着下巴,隐隐约约察觉到陵端的心思。

陵端点头称是,瞄到身边陵越的脸色,微微的叹了口气。往旁边走了几步,尽量离陵越远一些,他的表情才稍微舒坦一些。
年少时所做下的那件事,怕是想挽回也只是作无用功。

陵端这时,才真正的感觉到害怕。


17.

推开化妆间的门,发现百里屠苏一个人坐在沙发里,一身“宁致远”的西装称的他眉目更加秀丽。
陵端不屑的嗤了一声,越过他去拿里面的另一套戏服。

“你和陵越分手,不会是因为他被别人染指了吧?”陵端见百里屠苏一副别人欠他钱的样子,忍不住想气他,“那你还真是肤浅,难怪陵越不再喜欢你。”

“你对他做了那种事,也好意思出现在他面前,难怪所有人都嫌弃你。”百里屠苏也不屑的一笑,看向陵端的脸上已有挑衅的意味。

“好笑,你们都以为当初我做下了不可饶恕的事,可其实我什么都没干,哦,除了他的嘴。”

“你!”百里屠苏猛的起身,手握成拳就要向陵端脸上挥去。陵端躲闪不及,眼眶被砸了个正着。

就在这时陵端的经纪人肇临走了进来,看见这诡异的氛围和陵端眼睛上的一圈青愣了一下,扯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百里巨星,你可不能仗着陵端是新人,就欺负他啊,这样传出去对你的名声可不好。”

百里屠苏无从解释,只好忍气说了声抱歉,走出化妆间。

“还好下一场戏就是李茗被打的戏,不然你这脸怎么拍戏?等会你们爱打打爱吵吵,没人拦着,”肇临烦躁的揉着太阳穴,就为了个人至于吗,真是,“你不要太冲动了,百里屠苏和你不一样,他粉丝比你多无数倍,小心被骂的雪藏。”

“恩,我知道,所以没还手。”陵端碰了一下眼睛,操,真疼。

“你不还手是为了给陵越看吧,别以为你的心思没人知道。”肇临从包里翻出棉签和药水,把陵端摁在椅子上给他上药。

“知道了又怎样,他也不会心疼我的。”

肇临的手停了一下,镜子里的陵端闭着眼,肇临却能从里面看出无奈。

“唉,真是作孽。”
陵端听见肇临叹气,笑了一下,是啊,落得这个下场,都不过因为是我在作孽,可是谁又能保证心中无绮思呢?

所谓正直,都不过是空话罢了。


TBC

【17只有这么短真的很对不起TUT因为po主作死答应基友写一篇宏迪短篇导致一直落下了不如不见TUT而且po主还很没良心的想写一篇戏子等!漩涡可能也要推推了TUT抱歉抱歉!】

评论 ( 11 )
热度 ( 34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