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漩涡【峰霆衍生 项允超X陈均平 OOC慎!】

之前忙着开学所以晚写了很久很久,对不起大家TUT
另外大家应该知道方天宇和项晴雪是谁吧!


04.埋在爱情下

方天宇走之前,给了陈均平一把刀,他把那把刀放在枕头底下,没再碰过。

陈均平大概知道方天宇的意思,方天宇让他用那把刀杀了项允超,或是杀了自己。
反正拔刀无情,捅谁都是一种解脱。

有时候陈均平躺在床上无聊的过分时,会很想把它拿出来,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一道。
但是他也没那个胆子往脖子上划,毕竟他是怕死的。

陈均平肩上和头上的伤用了一个月才彻底好全,这一个月他没有再见到方天宇,也没有见过项晴雪,就连项允超都很少来找他。

拆绷带的那天,项允超带来了打伤他的人,陈均平知道那是项允超众多情人中的一个,不过近距离一看,轮廓与自己的竟有八分相似。

“陈均平,你猜,我会不会帮你报仇啊?”
项允超笑着抚上那人的脸,那人颤抖着,看向陈均平的眼睛里有恨,更多的是害怕。

“你抓他有什么用,你那些情人个个都想拆我骨,他只不过是勇敢点的那个。”陈均平皱眉,很不喜欢项允超狠决的性格。

项允超把手从那人脸上移开,扯着那人走到陈均平床边,帮陈均平拆绷带的医生也停下了动作。他拿起医生摊在桌上的剪刀,对准那人的脸。

“高医生,帮他拆绷带,”项允超挑起嘴角,他真的很想看看陈均平会有什么反应,“你拆一条绷带,我就在他脸上划一道,替你报了仇,他也不会死,你说这个计划是不是两全其美啊?”

陈均平不语,他虽然极其讨厌项允超这样,但是他也没胆子忤逆他,只能低头,不去看那副残忍的画面。

那人的尖叫声蔓延到房间各个角落,听着都令人毛骨悚然,陈均平好不容易拆完绷带,再看向那人的脸,已是一片血肉模糊,在项允超放开他的时候直直到地,不知是死是活。

“他打我也是因为喜欢你,你何必做的这么绝。”

项允超手上沾血,脸上也被溅到血滴,整个人好似嗜血罗刹,再加上他脸上带笑,看起来更加恐怖。

“你现在是我的,只有我能这么对你,其他人若是打了你,我必定不会放过他,”项允超将血抹在陈均平脸上,留下一道痕,“再说了,论狠,我还真狠不过你。”

陈均平知晓项允超是做给自己看的,无法反驳他的话,只好推开他的手,将自己脸上的血擦掉,等项允超撇下他去洗手时,才倒在床上,慢慢的闭上眼。


05.但爱在蚕食我,如地网天罗

再次挣开眼的时候,项晴雪就站在床边笑眯眯的看着陈均平,她的出现比陈均平估计的要早很多,看着她明媚的笑脸,陈均平猜测她是否放了一把刀在背后,趁他不注意时便捅上来。

“均平哥,你的伤都好了,怎么还赖在床上啊?”项晴雪,搂住陈均平胳膊,想把他拉起来,“我哥还等着和你一起吃饭呢。”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陈均平很头疼,项晴雪的反应让他很头疼,特别是现在,他还没办法面对项晴雪。

“晴雪,你难道不恨我吗?”

“恨?均平哥你在说什么呢?”项晴雪突然松开手,陈均平又倒回床上,“我当然恨你,不过我哥要我像以前那样对待你,我当然就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你说我是不是演的很像呢?均平哥。”

真是奇怪,陈均平心想,这样反而不疼了。

“你们真不愧是兄妹,演戏都演的一流。”

“我们俩还真比不过你,”项允超突然出现,倒是吓了项晴雪一跳,“我要得了金马奖,你肯定能得奥斯卡。”

“项允超,”陈均平再绷不住,看向项允超的眼里都带火,“你有完没完!”

“你问我有完没完?”项允超大步向前,揪起陈均平的领子朝他吼,“你烧我全家,我不仅不杀你还让你养病,你却问我有完没完?”

“我烧你家房子的原因,你本可以轻而易举查到,但是你没有,”陈均平凑近项允超的脸,与他对视,“因为你怕了,你懦弱,你不敢知道你爸到底做了什么,你怕你真的错怪我——”

“闭嘴!”项允超想揍他,拳头却停在他脸旁边,原来自己对这张脸终是下不了手。

“项允超,”陈均平拿开领子上的手,走下床,太久没活动的腿有些微微颤抖,他一步一步走向房门,对项允超说,“你没有错怪我,我也没有做错,去吃饭吧。”

项允超紧皱着眉,看不下去陈均平微颤的脚步,便把他一把抱起,走了出去,留项晴雪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


“项允超,”陈均平将头靠在项允超肩膀,轻轻蹭了几下,“我也好想杀了你。”

“正好,那我们就一起死吧。”



TBC



【写着写着已经找不回原来的脑洞了……OTZ】

评论 ( 6 )
热度 ( 53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