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Physical Lover之洋霆(冷cp联盟,等受无节操,OOC慎!)

我把打算写的冷cp列在上一篇,有兴趣的姑娘可以去上一篇看看,姑娘们有什么冷cp也可以提出来!
话说在上次的冷cp文里姑娘讨论了一下,觉得林峰霆和古霆有一种大哥哥带小弟弟的带感啊!
【好像每篇等等都有喝醉ORZ】

话说我越写越长根本停不下来,就分成两块了……所以就没有彩蛋QUQ但是会让峰霆的戏份加多一点,但是主体还是咩等!另外不如不见和漩涡不会忘的,我更文真的很慢很慢,对不起大家TUT




三. 他眼里有雾 上

扎职AU 洋霆/咩等
(不完全扎职,有略大改动,且此阿霆非彼阿霆,有少许峰霆弘霆,慎!)




阿霆第一次遇到那个学生仔时,他正在帮阿妈卖橙。那时他已经跟着耀文哥混,只不过在黑道中不算什么人物,所以偶尔会来帮忙。

那个学生仔挑了半斤橙,在阿霆找给他钱时说了声谢谢。
声音很好听,是与长相不符的低沉。

学生仔走后,阿妈告诉他,这个学生仔每天都要来买半斤橙,奇怪的很。
阿霆笑着回嘴,说现在爱吃什么的都有,爱吃橙怎么奇怪。
阿妈不语,帮阿霆剥开了一颗橙,橙汁流了阿霆一手,气味和隔壁摊子上叫卖的小吃混在一块,闻起来甚是奇怪。

隐隐中阿霆想起学生仔的校服和校徽,是他以前的学校,不由得也记住了他的长相。


当晚他不知怎地,竟梦见那学生仔,细长的手指,苍白的皮肤,还有那张青涩过头的脸。
让阿霆好似看见从前的自己。

但当那双手抚上自己的脸颊时,梦就变了样子。
因此在那个学生仔吻上自己之前,阿霆醒了。
他感觉很热,原来竟被吓出一身的汗,直骂自己死痴线,对着个学生仔也能做春梦。

不想吵醒阿妈,他小心翼翼的走下楼,买了包烟,在路边便点燃。

此时已经接近破晓,天空泛起鱼肚白。
阿霆再次看见学生仔,站在街对面,和一个男人低声交谈。

学生仔手里拿的那包粉末他看的一清二楚,阿霆想这是耀文哥的地盘,也会有人敢做地下交易。
大抵那个学生仔买橙的钱都是这样来的,这么一想,阿霆到觉得他挺可怜。

扔掉香烟,踩灭,走到街对面。
阿霆摆出一个凶狠的表情,吓跑了那个男人。

“这是耀文哥的地盘,不允许私人贩毒。”

“你不是耀文哥,也不是阿sir,”学生仔显然是有点生气,眉毛都皱在一块,“不要多管闲事。”

“痴线啊你,你学生仔一个,到时候被大佬盯上,都没人来帮你,死了也没人知。”

“…………”学生仔将手里的粉末捏的死紧,突然抬头看向阿霆,“不如你带我入道,这样我就有人帮。”
阿霆愣了,学生仔的眼神与当年那个为了保护阿妈入道的中分少年一模一样,含着太多热忱与希翼,令人不愿打破。

“没用的,我不是大佬,只是个小弟,你跟着我还不如去找耀文哥。”

“我帮你,”,学生仔青涩的脸上却浮现不容置疑的坚定,“你让我跟你,我帮你成王。”

鬼使神差的,阿霆竟点头。
可后来阿霆才知这是他一生中最错的决定。



过了几个月,耀文哥的身边又多了一个得力助手,年纪轻轻风头却快盖过耀文哥。据那些小弟们所说,那个人胸口纹了一条龙,五官绮丽中带着俊朗,而他身边总跟着一个书生似的小朋友。

阿霆没想到学生仔长的柔柔弱弱,手段却如此狠辣,折磨人的方法让他都看的心惊肉跳。
但阿霆不喜欢这样,原本他入道只是为了保护阿妈,那些打打杀杀的事他不想做。

“诶,你带来的那个小朋友成年了吗?”
酒吧里,阿霆在帮派里的好友弘仔悄悄问他。

“大概满十八吧,他只是学生仔而已,别给他喝酒咯,到时候喝醉了还是我来照顾,太麻烦啦。”
阿霆说着,举瓶又灌了一口酒,学生仔坐在最外边,白衬衫上染了大块的霓虹灯光,扎眼的很。

“扑街哦你,学生仔都敢碰,不会饥渴成这样吧!”弘仔装作惊讶的样子,挨了阿霆一个暴栗,“老大啊,我就开个玩笑而已,你还真打嘞。”

阿霆不作声,闷头喝酒,他不敢承认,弘仔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想起学生仔认真清秀的脸和很久之前的那个梦,竟有些情动。

结果当晚灌了太多酒,阿霆醉了,软塌塌的靠着学生仔,脸上的红晕短时间内难以褪去,衬着他的眉眼愈发迷人。
让学生仔都看愣了。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这样很好看?”学生仔搂着阿霆上了出租车,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

“怎么可能,我长的不帅啦,”阿霆小声的嘟囔着,落在学生仔耳朵里软乎乎的甚是可爱,“倒是你,再大一点就会有很多人追的,女生都会心动的。”

那你心不心动?学生仔没问出口,摸了摸阿霆的头发,让他靠在自己肩上。
真是棘手呢,再这样下去就没办法报仇了。



没过多久,耀文哥突然死在家里,据警察说是毒杀。帮派因此大乱,威信也有所下降,于是大家决定重新选老大,阿霆自然在候选人之列。

阿霆一直敬重耀文哥,得知耀文哥死讯,气血一下子涌上心头,差点将家具全部砸烂。学生仔倒是冷静,抱着阿霆像安慰小孩似的抚摸他后背,总算是让阿霆冷静了些。

“帮派现在要重新选大佬,你和你朋友弘仔都是有力竞争者,你想不想赢?”

“弘仔一直想当大佬,他野心很大,”阿霆拿出一盒烟,学生仔拿了一支,但夹在手指间没有点燃,“我也不太想和他抢,大佬的位置不适合我。”

烟雾弥漫过阿霆的整张脸,朦朦胧胧,学生仔盯着阿霆夹烟的手和抽烟的嘴,突然发力将阿霆推到在床上。

“我丢你老母,没事发什么神经,烟灰掉到床单上很难洗诶!”

“我说你啊,是不是喜欢那个弘仔?”

阿霆的手指抖了一下,烟灰洒在床单上烫出几块小洞。
学生仔一窒,放开阿霆,沉默在两人间拉大,逐渐扩散到房间每个角落。

“我先走了。”

学生仔咬着牙说,推开了房门。

临走前看了阿霆一眼,阿霆坐在床上,刘海已经散了下来,遮住了双眼,窗外的光透过窗帘打在阿霆脸上,学生仔看着阿霆有些慌乱的表情,关上了门。

那些床单上的烟灰好像也烫在他心口。




耀文哥的葬礼办的很大,一整块墓园都被包下,来的人有其他帮派的大佬,也有耀文哥的几个老婆和子女。
耀文哥第二个儿子阿霆也认识,刚入道时他曾经帮过自己。长的好看,说话也轻声细语,总是缠着自己让自己唤他阿峰,要是自己唤了,他便会笑着叫自己阿霆,是个奇怪的人。

这会儿阿峰正在和他母亲低声说着什么,阿霆也就不打算和他打招呼。学生仔站在阿霆身侧,阴冷的看了阿霆身边的弘仔一眼,右手不自在的扯着西服领带。

“耀文哥死了,那几个儿子就打算争家产,真是家门不幸,”弘仔嗤笑一声,话里充满了不屑,“他第二个儿子,就是那个什么峰的,也是好笑,高级律师不做跑来当大佬。”

“不是说从帮派里挑继承人吗?”

“只是加进候选人里面而已,我们还有机会,不过……他胜算蛮大的。”弘仔拍了拍阿霆,示意他上前给耀文哥上香。

“他毕竟不是帮派里的人,怎么说你胜算也大一些,”阿霆上完香,凑到弘仔耳边小声的说,“最好还是别动他。”

弘仔听见阿霆这么说,表情有些微妙。阿霆知道弘仔在想什么,开口否决了他的想法。
“阿峰帮过我,我没理由害他。再说现在帮派里都对阿峰有所顾忌,你要是现在下手,说不定会被反咬一口。”

“哼,放心吧,那小子长的那么好看,我还真舍不得下手。”

学生仔在一旁听了,下意识看向阿霆,果真是微微愣住,眼神还有些黯然。
他想阿霆真是傻,那个弘仔一看就喜欢漂亮又柔弱的人,而阿霆虽然漂亮但怎么也算不上柔弱,他怎么还会傻到喜欢人家。

“阿霆,你来了。”
不知何时阿峰结束了交谈,走到阿霆面前,脸上挂着标志性的温良笑容。

“恩,请节哀。”
阿峰凑的很近,一双大眼睛就在阿霆面前眨巴,鼻尖好像都能相互碰触到,这让阿霆很不习惯。

“阿霆,”学生仔在阿峰想要开口前喊他,“我刚刚接到电话……”

“出什么事了?”

“伯母……死了。”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74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