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Physical Lover之洋霆(冷cp联盟 OOC慎!)

这次也没有小彩蛋哦(更的好慢很抱歉,希望姑娘们能留言啊QUQ我自己还蛮喜欢这篇的可是cp好像太冷了没什么姑娘和我说话呢,和我说话嘛TUT)


三.他眼里有雾 中

洋霆/咩等
(不完全扎职AU 已加多峰霆戏份 慎!)




阿霆小时候常常做噩梦,有时候是梦见关于鬼和怪兽的,有时候则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他记得最清楚的是在他十二岁的夏天,因为害怕硬缠着阿妈陪他睡,阿妈就睡在他旁边,帮他扇风。

阿霆还是做了梦,他梦见大片大片的雾笼罩着他,在他害怕的快要哭出来时,出现了一只蝴蝶。他看着那只闪闪发亮的蝴蝶,一直跟在它身后想要捉住它,就在阿霆看见亮光的时候,他捉到了它,将它笼在掌心。

那只蝴蝶带着他走出了迷雾。

但是……


“伯母……死了”


“啪!”
手中的蝴蝶突然破碎,磷粉撒了阿霆一手,他呆呆的看着,然后便醒了。




等到阿霆拒绝了想要跟来的阿峰和弘仔,匆匆赶回家时,阿妈倒在血泊里,已没了呼吸。学生仔盯着阿霆,生怕他崩溃。
但阿霆只是愣了一会,走到阿妈的尸体前,帮她合上眼。

“我会帮你查清是谁杀了伯母的。”

阿霆像是没听见,自顾自的将阿妈抱起到沙发上,再打了一桶水冲到地上,血和水混在一块流过学生仔的脚,他突然觉得冷。

“唔使,这和你无关,是我的错。”

学生仔知道阿霆消极,不打算再纠结下去,他扶起那些被打倒的家具,悄悄的把沙发里的子弹抠出来,再将准备好的弹壳放到一角。

“阿霆,你看,这个弹壳是西格-绍尔P228的,我记得耀文哥很久前给过弘仔一批货,就是这种枪。”

“阿弘?!不可能的,他没理由害我,”阿霆皱眉,似乎很不满学生仔的话,但他心里又隐隐肯定,“也许是有人想要我和阿弘自相残杀。”

“那你认为是耀文哥的第二个儿子?就是那个阿峰?”学生仔偷笑,要是阿霆认为是他,也没什么不妥,反正目的都能达到,“但弘仔也有可能,他野心那么大,你是他最有力的竞争者。”

“……”阿霆沉默,紧紧抿着的唇有些颤抖,看起来颇为可怜。

学生仔也不想逼阿霆,拍了拍阿霆的肩说:“先给伯母办个葬礼吧。”


阿妈的葬礼被决定在后天,安排好一切之后,阿霆瘫倒床上,仍然有种不真实感。
他咬紧牙关,不能哭,阿霆,你是男子汉,不能哭。

阿霆这么念着,爬了起来,窗外有光不断的打进来。现在是深秋,夜晚很冷,他抱紧自己,眼神没有焦距。

学生仔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他愣住,心里多了些内疚,可惜那远比不上怨恨。
走到阿霆面前,阿霆低着头,前额垂下几缕头发,让他看上去更脆弱。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伯母不会怪你的,”学生仔小心翼翼的抱住阿霆,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他的背脊,“如果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

不知过了多久,阿霆将自己缩起来,窝在学生仔怀里小声的呜咽着。

夜好像更冷了。



第二天清晨,学生仔醒来发现自己睡在阿霆床上,身上盖着一层毯子,迷糊中记起昨晚他们一直相拥着,原来自己竟睡着了。厨房传来声音,阿霆应该在里面做饭。

学生仔心情复杂的下床,走到阳台打了个电话。

“喂,你安排的人好了没有?好,下午就要,”学生仔从兜里掏出一根被压烂的烟,碾着前端的烟草,“……别太好奇,做好你该做的事就是了。”

挂了电话,学生仔回头,发现阿霆围着围裙,手里还端着一盘蛋卷。
学生仔有些紧张,不知道刚才的话阿霆听到了没有。

“吃饭吧。”

学生仔应声,跟上阿霆的脚步。
围裙的带子勾勒出阿霆纤瘦的细腰,学生仔不由得生出绮思,想看看那衣料下的肌肤是否和他想的那样细腻诱人。


时至下午,阿霆独自前往耀文哥的家里,算是吊唁。
进门时手里的礼物被小弟拿走,他跟着带路的小弟径直走向深处,一路上跟不少人打了招呼。

主房与门厅的热闹完全不一样,只有阿峰和耀文哥的几个老婆坐在沙发上,看起来像是在聊天,又像是谈事。
阿峰看见阿霆来了,起身将他拉到身边一起坐下,其他人见状都纷纷离开,让阿霆很不解。

“阿峰,有什么事要在这里说吗?”

“恩,阿霆我问你,你想不想要当大佬?”

“你放心吧阿峰,我不在乎大佬的位置,你是耀文哥的儿子,我不和你争的。”

“我知道你不会争这个位置,实际上就算你要争,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和你抢的,但你朋友,”阿峰看起来十分为难,眉头都皱紧,“你朋友来找我,他想和我合作,搞垮你的地盘。”

“阿弘不会这样做的,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阿霆反应有些激烈,他已经开始分不清自己对弘仔的信任是真还是学生仔和阿峰的话是真。

阿峰听了,眼神一暗,但很快就被其他掩盖。
“我不会认错人的,阿霆,我劝你留个心眼,你那个朋友真的不值得你的信任。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我知道了。”

“对了,今天那个小朋友没跟来啊。”

“最近西区有个赌场很乱,我让他带些人去镇场子……怎么,你对他也有兴趣?”

“‘也’?”阿峰看着阿霆变色的脸,笑的狭促,“我和你朋友不一样,那个小朋友办事很谨慎,下手也够狠,只是锐气太重了,不安全。”

“我会好好教他的。”

阿峰突然握住阿霆的手,细细摩挲着,描绘着骨骼。
这让阿霆很不习惯,下意识想抽出手,却被阿峰抓得更紧。

“阿霆,你有一双很漂亮的手,没有人想看见这双手上沾染血污的样子,不如你把小朋友让给我,我来挫他的戾气。”

“……我会考虑。”

“希望不要太久,”阿峰笑着,放开了阿霆的手,“……伯母的葬礼定在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阿霆起身,“我还有事,先告辞了,阿峰,这是耀文哥辛苦闯下的地盘,千万不要毁了它。”

“我知道。”


目送阿霆离去的背影,阿峰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学生仔,目标上钩,放饵吧。”

阿霆,游戏开始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3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