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J'ai tuémon amour 02(土澳)

考试结束了【还是更得慢】!!可以开始更文了!!超级开心quq有妹子喜欢这对请一定要评论我!THX

*回忆的甜和现在的复杂交杂,希望有人能看懂这种平行蒙太奇的风格(虽然我觉得我一点都没写出来)
*大概是开虐了……有适度OOC(一点也不适度,-))
*依然是随笔一样的文(其实更像电影?)
*会出现 意中日 法比法cp,注意避雷。


Four.


他展开双臂,像鸟一样坠下深渊,被遗弃的花朵在山坡上盛放。
而另一个他,在等他回家,即使他已经失去了拥有的翅膀,再也无法到达。

= = =


在Daniel睡醒之前,Enes就已经起床,提着公文包离去。
他已经很久没有给Daniel一个早安吻了,也不再做早饭。早些起床只是为了避免清早就和Daniel争吵。

有时候Enes会怀念,怀念刚开始时的Daniel,那个像猫一样傲娇的喜欢着自己的Daniel。
不过会造成今天的局面,两个人都有错,也许是因为初期太像个双面胶,后期才会慢慢失去粘性。


“你最近脸臭的不行啊,Little Danny不听你的话吗?”Enes的同事兼损友Alberto递给他一份文件,话语中明显带着些揶揄的意味。

“别闹了。”

“说真的,你们在一起得有……五六年了吧,我可从没见过你跟谁在一起这么久过,我都以为你们会结婚了。”

“Shut up,我们不可能结婚,你知道的,我父母不会同意的。”
Enes皱着眉,很是苦恼的样子。

“……所以怎么办?你要和Daniel分手吗?”

Alberto静静地等了一会,没有等到回应,以为Enes不想再继续聊下去了,他叹了口气准备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时Enes开口了。

“我也没有办法,父亲找了朋友的女儿说要和我见面,下周就会带她过来,我想……我已经没有办法了。”

Enes看起来很烦躁,也很不安。让Alberto无法指责他,于是Alberto拍了拍Enes的肩膀,给他一点安慰。

“告诉Daniel吧,他不会怪你的。”



Five.


燥热的夏天好像永远都不会过去,Enes戳着手上的冰淇淋,偷偷吻上面前人的脸颊,愉悦的看着他的耳朵因此变得通红。
然后Enes面前的人就会含着冰淇淋和他亲吻,像是在报复,又像是在挑逗。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夏天。


白T恤被风吹的鼓了起来,露出光洁白皙的后腰。短裤下的双腿印着纹身,最醒目的刀刃与玫瑰混着其他的图案交杂在一起。后颈上是妖异的红,侧颈是展翅蝴蝶的青,和时不时从T恤透出来的一大片狰狞恶魔一起构成了Daniel的全部。

这样的Daniel,对Enes来说比一亿个夏天的太阳还要耀眼。


休假的时候他们会搬两把躺椅放到庭院里,喝着加冰的饮料晒太阳,等到皮肤都晒得通红再回到房间冲凉。
他们会跑到很多地方旅游,坐在墨尔本街头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发呆,在圣保罗教堂拥抱着互相祈祷,在爱丁堡深夜的酒吧巷口醉醺醺的接吻。


Enes试过在身上纹一只蝴蝶,和Daniel的相对应,但是在钻子触及皮肤的那一瞬间反悔,才知Daniel的勇气有多大。

而夜晚Enes抱着Daniel入睡时,他看见Daniel背后纹着自己的名字,「ENES」,位于肩胛骨的中央。

他吻上那纹身,笑了。



Six.


Daniel起身,旁边没有温度,被褥摆的平整,他知道Enes去上班了。

最近纹身店的生意不是很好,他坐在门口发呆,有时会抽一支烟,这里纹身的人也不是多数,Daniel想土耳其也不是最保守的。

不过一旦纹下第一个纹身,之后就会不断填满空白。


店员Julian在他旁边坐下,夺走Daniel叼在嘴里的烟。
“少抽点烟,跟怨妇似的。”

“Go fuck yourself,心情不好不想和你说话:(”

“不就是出现了情感危机吗,别这么大惊小怪的,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Julian摆出一副知心大姐的样子,“不然晚上去玉安的bar,让Robin给你疗疗伤XD。”

“得了吧,那是你的Robin,又不是我的独角兽。”

“也许你的独角兽,就在你的身边……不是我啊你别看我。”

“切,我才不需要独角兽,”Daniel又重新夺回香烟,深吸了一口,“你和Robin是不用担心,他就跟个小天使似的,但是Enes不是,我也不是,我猜我们熬不过多久了。”

Julian收起笑容,露出“Come on,别这样”的表情,摸了摸Daniel的脑袋。
Daniel垂着头,盯着手指上的银色戒指发呆。

直到Julian有点累了,打算起身时,Daniel才抬起头看着他。

“我想离开了,Julian。”



Seven.


这是个秋天,Daniel搬来了一大堆南瓜堆在后院。
他坐下来,抱着个南瓜比划着什么,有几片枫叶落在他的头上。
此时Enes刚好走进后院,他蹲下,拿掉Daniel头上的枫叶细细的看着。

每到秋天Enes都能享受到Daniel特制的南瓜浓汤——那是他唯一能做好的食物。
然后到了万圣节,Enes就会感受到来自Daniel朋友的热情。他们会扮成各种各样的造型(比如Daniel是吸血鬼的话,他就会扮成吸血鬼猎人)出去游行,又或者是挨家挨户的要糖吃。他甚至会提着Daniel做的南瓜灯吓唬小朋友。
Daniel会笑Enes幼稚,但是他自己也会跟着Enes做这些事。


Enes在冬天到来前变得很忙,而Daniel的店在晚上生意更好一点,所以Daniel总是会晚一点回家,然后看见累坏了的Enes倒在沙发上睡得很熟。

他会帮Enes换上睡衣,把Enes塞进被窝里,再给自己叫一份外卖作晚饭。
这段时间Enes不会搂着他睡,也不会给他一个晚安吻,Daniel也吃不到Enes做的饭,因为Enes不是太忙,就是太累。
每年都是如此。


然后过了这段时间,到了冬天,Enes会比往常更加粘着Daniel作为补偿。Daniel会试着在圣诞节前织一条长长的围巾,虽然他每年都尝试,每年都失败。

Daniel会为此向Enes抱怨,而第二天就会看见Enes放在床头的袋子里放着超长的围巾,作为礼物。
所以在冬天和Enes都一起围着不同颜色的长围巾成为了Daniel的乐趣。


他们的冬天并不是特别的冷。




TBC

这个故事决定慢慢更了√
感谢小伙伴们的鞭策,爱bed姑娘ww么么哒!

评论 ( 17 )
热度 ( 13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