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Lost Island

#伪现实。
#设定是Kris和鹿晗离队很久以后。
#时间线混乱。
#岛和鲸鱼概念来自乔安妮妮《岛的独白》,侵删。





Chapter.00



黄子韬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在机场遇见那个人。


那天早上他飞去北京录制节目,回程时看见有一大群粉丝围在安全通道口。他这次行程很隐秘,知道的人不多,他还以为自己粉丝如此神通广大。
等到走近时却看见手幅、灯牌上写着大大的“Kris”

笑容来不及收回,僵在脸上。不知道是谁看见了自己,小声的说了句“黄子韬!”
然后无数个闪光灯亮起 

他突然觉得窒息,在三月的天里突兀的冒出一身冷汗。他知道明天自己的照片会被po在微博上,可能还会配上戏剧化的标题。
但他现在想不了那么多,只想跑。

这时粉丝突然尖叫,他回头,吴亦凡就站在身后,看见自己的脸也愣住。
粉丝还在拍照,他呼吸困难,想扭头就跑,手腕却被抓住。粉丝又尖叫起来,没有一窝蜂堵过来而是给他们让出了一点空间。

闪光灯还在亮着,一闪一闪的,让他想起很久以前和吴亦凡一起去山上,当时星星也是这样,一闪一闪。
当时他牵着吴亦凡的手,指尖凉凉的,而此时吴亦凡用同样冰凉的手拉着他的手腕,没有说话。

“……好久不见,”他憋出一句,想挣开吴亦凡,但吴亦凡抓的很紧,他没办法,只好小声的说,“你疯了!?”

吴亦凡突然意识过来,一下送开了手。
他立刻拖着行李箱跑走,眼尖的看见有一些粉丝围在机场出口,灯牌上的“TAO”给了他安全感。

途中他回头看了一眼,吴亦凡被埋在人群中,凭着身高优势露出了一个头,正露着牙龈对粉丝笑。


真是见鬼了,他想。





Chapter.01


吴亦凡喜欢看星星,黄子韬喜欢海。

他们会趁假期去汉江骑自行车,顺着汉江好像可以看见另一边的家乡。
他们也会去南山看星星,黄子韬喜欢在暗处牵着吴亦凡的手,累了就靠在他肩上睡觉。

很多年后黄子韬再也没有去过南山,倒不是因为吴亦凡,只是因为南山顶上太冷了,他站久了会腰疼。



那天遇见吴亦凡之后,黄子韬再没做过好梦。
有些话梗在喉咙口,让他很难受,但没有人可以再听他倾诉,因为他的小鹿哥也不在了。
这几天他刻意的不刷微博,也不上Ins,队员们都知道原因,只是心照不宣的沉默。

他记得吴亦凡拉住他的时候,很轻很轻的说了“对不起”三个字,轻到除了他没有人能听见。
这不是黄子韬想听的话,他想听的有很多,唯独不想听吴亦凡道歉。
因为实际上他一点错也没有。



冬天到来的时候,他们会在一起打雪仗,十二个人摔在一起,笑的停不下来。
黄子韬怕冷,总是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但仍和他们一起滚在雪地里。
回到宿舍吴亦凡会心疼的拉着他冻红的手揉搓,直到它变得不那么冷。

他们在相同的耳洞位置上带满耳钉,大多时候是配套的。还有T恤和外套,总是一样。


这些年过去了,黄子韬的衣柜里还留着那些耳钉和衣服,只是再也没用过,好像那是他过去的年岁,不愿提起却也不想忘记。




Chapter.02



他想要再听一次,再听一次黄子韬笑着喊他“哥哥”



吴亦凡没想过自己会遇见黄子韬,毕竟自己离队这么久,他从来只能通过微博看见他们的消息。
他过得还是很好,吴亦凡看着那些饭拍想,笑的还是那样蠢,哭的还是那样丑。

他还是那个吴亦凡深爱过的,无法忘怀的黄子韬。



这些年过去吴亦凡接了很多戏,没再出过专辑,他突然有些怀念以前高度紧张的训练时期。
他记得黄子韬的训练难度总是最大的,自己总是会在训练结束后等他练完一遍又一遍的武术动作。
如果黄子韬累了,会瘫在吴亦凡身边,靠着他软软的抱怨新的舞蹈动作,但从来不喊累。

他走后的那几个月,黄子韬并不好过。有些偏激的粉丝骂他白眼狼。
这让吴亦凡想起刚出道那会,粉丝也因为黄子韬和自己的事诽谤他,那时候黄子韬闷不做声的远离了自己。
直到自己找他谈心,他窝在自己怀里,眼睛通红。而自己一下又一下抚摸他有些颤抖的脊背,低声安慰他,关系这才回归正常。

而他走后看见那些诽谤黄子韬的评论,心里梗得慌,好像黄子韬还在自己怀里,哽咽着问自己他做错了什么。
那温暖的触感如此鲜活,差点让吴亦凡红了眼眶。


现在他再想起这些,感觉一切都很遥远,那些关于黄子韬的记忆被罩上一层保护膜,依然看得见,但是再也不能真实的触到。



Chapter.03



白茫茫的雪地里,吴亦凡笑的开心,他离黄子韬很近,身上有淡淡的古龙水味。黄子韬盯着他,然后靠近,眼对眼,鼻子碰鼻子。
他们差点就要吻上,只差一点。



黄子韬最近总是想起吴亦凡。
其实他们之间的感情几年过去他都快忘记了,但是吴亦凡又突然出现,像一个残忍的刽子手,逼迫他把所有关于吴亦凡的画面如走马灯一般再过一遍。

而黄子韬越是想要淡化它,它就袭来的越猛烈。



朴灿烈跟他住一个房间,吴亦凡离开的那几个晚上他都不好受,因为黄子韬听见自己说晚安,总是应合着,却皱着眉像是随时就要哭出来。


有一次黄子韬喝醉,抱着自己不撒手,朴灿烈感觉到胸口有些湿润,原来黄子韬在小声的抽泣。
朴灿烈抚摸着他的背,就像吴亦凡会做的一样,搂着他,一遍又一遍抚平他颤抖的弓着的背脊。
然后他听见黄子韬闷闷的声音。
黄子韬说:“晚安,凡哥。”然后沉沉睡去。
朴灿烈抱紧黄子韬,坐了很久。
他想了很多,想到吴亦凡提到黄子韬时总掩饰不住的笑意,想到黄子韬总是不厌其烦的缠着吴亦凡,想到了那天雪地里,他不小心看见的画面。

他一直不敢去想,不敢细想这两个之间的关系。
但他一直都明白。

朴灿烈重重的叹了口气,揉着黄子韬的头发。
“晚安,韬呀……”




这些年黄子韬长大了很多,有时候朴灿烈反而会怀念原来那个哭着喊凡哥的黄子韬,而不是现在这样,带着厚重的硬壳。
但朴灿烈也知道黄子韬不能一直纠结着,裹足不前。

他只是有点可惜,也有点遗憾。




Chapter.04



夏天到了,黄子韬穿着背心,光着脚丫,站在海边朝吴亦凡挥手,他笑的很灿烂。
“凡哥!”他喊着。
然后吴亦凡睁眼,什么都没看见。



后来吴亦凡接了一部新戏,在韩国拍摄,他又看见黄子韬,在一家离拍摄地点很近的便利商店。
黄子韬和金俊绵正笑着讲话,手还不闲着的往篮子里扔了很多零食。如果是从前,吴亦凡会数落他总是吃垃圾食品,再把一大半零食放回原位。
而现在他只是静静的看了一会,便离开了。



夏天到了,公司给十二个人放了一个短假,他们一起去了海边。
黄子韬特别兴奋,一下子冲到海滩上,笑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部分人凑在一起玩沙滩排球,还有些人去冲浪,只剩下吴亦凡一个人在沙滩上晒太阳。
黄子韬玩厌了沙滩排球,跑到吴亦凡身边,往他身上撒了一把沙子,见吴亦凡没有动静,又撒了好几把,甚至在他肚皮上用沙子画画。
这时吴亦凡突然抓住黄子韬的手,坐起身,慢慢靠近他,看见黄子韬不自在的表情和逐渐变红的脸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黄子韬知道自己被捉弄了,狠推了吴亦凡一下,之后也不肯理他,但最后还是被吴亦凡哄好了。


下午大家分房间,吴亦凡和黄子韬被理所当然的分到了一个房间。
黄子韬坐在落地窗前,看着一个又一个打在沙滩上的浪。吴亦凡坐在他旁边翻着杂志。


“有的人像座岛,”
吴亦凡听见黄子韬说,他看向黄子韬,黄子韬也刚好看过来,四目相对时朝着他笑了,
“而有的人像头鲸。”

海浪仍在拍打着沙滩,吴亦凡用手轻轻碰了一下黄子韬的唇,阳光照了进来。



有的人像座岛,而有的人像头鲸。
 ——乔安妮妮



Chapter.05



可能有些事情他永远不会懂,可能有些选择题他永远不会做。



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却比情侣还要亲密。
因为从没有人挑明,也从没有人说清,那些短暂的抚摸和靠近到底是什么含义。


往后几年吴亦凡过得很充实,行程被经纪人塞的满满当当。他再也没有机会见到黄子韬。
他庆幸,也有些失望。

如果黄子韬对他说了他想听见的那句话,也许只是三个字,可能事情都会不一样。
但他不知道,不是黄子韬错过了自己,而是自己错过了他。

就像那年雪地里,他本来可以选择吻住黄子韬。
但他没有。


有时候他会梦见一头巨大的、发着蓝光的鲸鱼,搁浅在岸边。他伏在鲸鱼的背上,听它的呼吸。
有人在笑,有人在哭,声音交杂在一起。
吴亦凡突然感到难过,他听见鲸鱼叫了一声,听起来像是悲鸣。
然后它死去,吴亦凡仍伏在它背上,一遍又一遍抚摸着它光滑的背。


此后他再也没有去过汉江。




Chapter.06



吴亦凡走的时候黄子韬哭了很久,但也没有怪他。
等到他坐上离去的车,黄子韬在后面大喊着“凡哥”,一声一声的,敲打在他心上。

如今他想起来,有些后悔。



又过了几年,吴亦凡被拍到和一位女星正在秘密恋爱中。
令人意外的是,不出几天,吴亦凡就对外宣布结婚的消息。这时他已经三十,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

结婚的日子定了下来,新娘本想定在5月2号,但被他拒绝了,后来定在了6月6号。
他试着找过鹿晗他们的联系方式,但都失败了,而他手中只有很久以前黄子韬用的邮箱。
吴亦凡想了很久,发了一封请柬过去,给他留了一个靠前的VIP位置。


结婚当天,那个位置一直空着,像吴亦凡心上的一块缺口。

但当他站上台时,他看见黄子韬站在最远的人群中间,直直望过来。
他突然说不出话,梗了很久,才说:“我有一个朋友,他很爱哭,也很爱笑,我们有过误会和隔阂,但他今天出席了我的婚礼,我很开心。”

黄子韬愣了一下,突然就笑了,他走上台,迎着众人惊讶的目光。
他说:“今天是凡哥的大喜日子,我给大家唱首歌吧。”


吴亦凡听见黄子韬清唱了遇见,唱了曾经他们最喜欢的歌。
他想黄子韬是知道的,知道自己的用意。

2010年的6月6日,黄子韬进入SM公司,第一次遇见吴亦凡。

黄子韬想这段感情终究是要完结的。
于是他唱了遇见,在6月6日,吴亦凡的婚礼上。
这段无果的从未道清的感情最终完结在了此时此刻的遇见里。


也算是有始有终。



后记:

有传说鲸鱼在很久以前是陆地生物,但是由于海平面的上升,它们迫不得已适应海洋。但是它们会花很长一段时间找到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岛屿,然后在岛边搁浅,逐渐死亡。

“凡哥!”吴亦凡看见黄子韬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一声又一声的喊着,朝着他挥手。
他没能等到黄子韬接下来的话,就彻底离开了。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52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