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峰霆衍生】薄冰之上

|年齡差|有黑|非出軌|有戀父

|簡溪X梁寶晴

|中短篇

|私設:簡溪為人夫

|這是第一與第二封信。

01.第一封信

親愛的Jancy老師:

老師您好,我在一次電台中偶然聽見您的節目,我非常喜歡這個節目,所以想和您討論一下我現在正在苦惱的事情。希望您能夠給我回信。謝謝。

——

梁寶晴裹緊身上的衣服,冷風在他臉上像是要將血肉刮下。今天初七,他好友簡白邀他吃飯,兩家離得不遠,梁寶晴索性就走去簡白家。

他站在門外,有一雙破舊的皮手套被扔在門口。梁寶晴盯著看了一會,直到一隻貓竄出來嚇了他一跳,才想起要敲門。

拖鞋聲響起,門被拉開,一張溫和的臉出現在梁寶晴面前——是簡白的爸爸,簡溪。

“阿寶你來的太早了,你阿姨還沒蒸上飯呢,”簡溪輕笑著,給梁寶晴拿好拖鞋,讓出了門口的空間,“快進來吧。”

“簡白在房間裏,你去找他玩一會吧,飯好了我來喊你們。”簡溪見梁寶晴站在門口,知他拘謹,於是指了指簡白的房間,讓他們年輕人好好相處。

梁寶晴應了一聲,往簡白房間走去,途中他看了簡溪一眼。簡溪背對著他往廚房走,脖頸從襯衫處延伸,像只優雅的天鵝。

他的表情令人分不清是渴望還是怨憤。

“你來了?”簡白聽見推門的聲音,他知道是梁寶晴,頭也沒回,繼續打著遊戲。梁寶晴也沒回應,徑自脫下外套坐在簡白床上,翻看著簡白那些明星雜誌,偶爾看一眼簡白。

簡白作為簡溪的兒子,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像,唯一像的就是那雙眼睛,不客氣的說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一樣。可惜其他五官都來自簡白媽媽,梁寶晴怎麽看都覺得不對勁。

簡白媽媽叫陶琬晴,十七歲就懷著簡白嫁給簡溪,不同於簡溪的溫和,陶琬晴是近乎潑辣的,梁寶晴曾經見過她為了砍價和小販爭吵。這種女人多是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心狠,實際上很容易心軟。梁寶晴不排斥陶琬晴,甚至喜歡陪著她買菜聊天,只是有些感情梗在中間,有些時候想起來,還是無法放下心防和陶琬晴相處。但是見了面,還是老老實實喊一聲阿姨,裝作很乖的樣子。

“吃飯了。”簡溪在外面敲了幾下門,又回到廚房幫忙。

隔著門,簡溪的聲音聽不太清,罩上一層朦朧色彩。梁寶晴突然覺得耳熟,但他轉念一想自己和簡溪總是見面,聲音熟悉也是正常。他不放在心上,反倒笑自己莫名其妙。

“小白,吃飯了。”梁寶晴放下手裏的雜誌,走過去拍掉簡白手裡的遊戲手柄。

“你喊狗呢!我差點死啦!”簡白炸毛,他的人物已經走到第十關,梁寶晴這一拍,差點直接退出。他趕緊撈起手柄飛速的存了一個檔。

梁寶晴聳聳肩,說了聲抱歉。

簡白推開門,菜已經都放在桌上。他跑去偷嚐一塊紅燒肉,被端著紅椒茄盒出來的陶琬晴發現,狠拍了簡白的手一下讓他去洗手。

“你看看人家阿寶多乖,就你嘴饞。”

梁寶晴早在簡白偷吃的時候就進了廚房,簡溪還在做自己的拿手菜——菠蘿咕咾肉。簡溪見梁寶晴進來洗手,拿鍋鏟鏟了一塊肉遞給梁寶晴。

“你嘗嘗,看會不會太甜了。”

梁寶晴順勢握住簡溪的手腕,就著他的手吹了幾口,往嘴裡送的時候還能感覺到熱氣。吃的太急,有些紅色的醬沾在他唇上。簡溪也看見了,他沒出聲讓梁寶晴抹去,只是盯著看了很久,久到梁寶晴自己也察覺到簡溪的目光,下意識的舔去唇上的醬料。

梁寶晴似是要說些什麽,剛好陶琬晴進來,讓梁寶晴先去吃點,等簡溪燒好菜就一起上桌。

走到桌前,簡白推給他一碗米飯,梁寶晴接過,順勢坐下。來這裏吃過這麽多次飯,早已經摸清了大家坐位置的習慣,梁寶晴正對著簡溪的位置。不出意外,他定是坐在簡溪對面的。

果然被他猜中。

咕咾肉放在他們中間,紅燒肉放在簡白面前,醬蒸鱸魚放在陶琬晴面前。剩下的一些小菜分佈在中間。

梁寶晴吃了很多咕咾肉,可惜甜的東西下飯實在不是最佳之舉。簡溪做的再好吃,他吃多了,就有些噁心,於是只好去夾蒜泥萵苣葉解膩。還被陶琬晴笑話了一番。

偶爾筷子會撞到一起,簡溪就朝著梁寶晴溫和的笑,把菜夾到梁寶晴碗裡。梁寶晴不敢看他的眼睛,只好垂著眼苦吃。

一頓飯只聽見簡白在說最近發生了什麼大新聞,哪個明星又被拍到去夜店酒吧。有些時候梁寶晴還是挺感謝簡白這個多話的性格,不然他偷偷看簡溪就太過於明顯了。

飯畢,梁寶晴進簡白房間拿外套,出來的時候簡白坐在沙發上玩泡泡機。他問叔叔阿姨呢,簡白朝廚房努了努頭。梁寶晴假裝去廁所,走到廚房門口的時候,聽見裏面輕聲的交談。他偷看一眼,原來是簡溪摟著陶琬晴,簡溪手上還有點泡沫,但是陶琬晴一點也不介意,手搭在簡溪脖子上。兩個人貼的很近,喘息的熱氣交會在一起。

簡溪喊她,“晴”

那聲音很輕,帶著點笑意。

但梁寶晴聽見了,那聲音好像鑽入他的耳朵一般,迴盪在腦里。簡溪的聲音向來好聽,但是此時他又覺得這聲音令人害怕。他想簡溪這麽喊他,想簡溪也摟著他說一些甜言蜜語。

那聲“晴”好像擊潰了他的底線。

梁寶晴回到客廳,他一秒也待不下去,匆匆的和簡白告別就要離去。簡白卻攔住他,說我送你。

他朝著廚房說了一聲,得到含糊的迴應就穿上鞋,和梁寶晴一起出了門。

“我知道你的秘密。”簡白穿的有點少,凍的直哆嗦。

“你穿的太少了,回去吧。”

“你喜歡我媽是不是?”

梁寶晴差點失笑,但他知道這個時刻不應該笑,於是只是低下頭,把笑聲憋進肚裡。

“別裝蒜,我又不傻。你要是我哥們就和我說實話,別拐彎抹角,不然我揍死你。”

簡白一邊哆嗦著一邊說這話實在沒有威懾力。梁寶晴從口袋裏掏出一盒好彩,點燃了一根遞給簡白,才又給自己點燃一根。他猛吸了一口,尼古丁在胸腔竄騰,麻痺了頭腦。

“是啊,我喜歡阿姨。”

梁寶晴眼裡帶笑,看著簡白一臉想要打他又下不去手的糾結神色。又吸了一口,煙霧繚繞中他彷彿看見簡溪的眼睛。

但那又怎麼可能呢。

02.第二封信

親愛的Jancy老師:

老師,上次給您的信您收到了嗎?不知道您是否願意幫助我,我真的很需要解答。這件事是關於我與好友家庭的,我很迷茫,如果您願意幫助我,請給我回信,謝謝。

——

阿B同學:

你好,我是Jancy,你寄的信我看見了。先謝謝你的來信,謝謝你願意將你的故事與我分享,我當然願意幫助你。希望你把你的煩惱說出來,我們可以一起去解決。等待你的回信。

——

梁寶晴回到家還想笑。

簡白從他口中聽見那句話,竟然還能說不計較,只是以後不許和阿姨單獨呆在一起這種話。天知道簡白在想些什麼,梁寶晴隨意應了幾聲就往家裏走。

梁寶晴回到自己房間,離十點還有一兩個小時,他脫去衣物,赤裸著把自己扔在床上卷了起來。梁寶晴想起那聲“晴”,實際上回家的這一路上他都在想,不由自主的往下身探去。

他很沉默,直到高潮來臨的時候才發出一聲急促的喘息。

梁寶晴拿紙巾擦了擦床,這種事情他早已不是第一次做,只是今天尤其怪異。他把自己代入了陶琬晴,簡溪對陶琬晴做的,他都想得到,以至於身心上出現一剎那的不協調。

他一身的汗,又不想沖澡,就把自己埋在浴缸里。

梁寶晴想起第一次去簡白家,簡溪穿著衛衣,看起來就像是簡白的哥哥,陶琬晴也是,兩人站在一塊尤其的登對。簡白和梁寶晴說了很多關於他們家的事情,還給他看以前的老照片。

陶琬晴因為操心於家庭,終歸是蒼老了一些,而簡溪卻一點也沒變,還是那樣好看。

梁寶晴沉醉於簡溪的溫柔,那種溫柔是他從來沒在父母身上得到過的。在性別意識模糊的年紀,他不覺得喜歡簡溪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直到長大才發現這感情不是純粹的喜歡,是含了一些偏執和一些恨意的。

十點的鬧鐘響了,梁寶晴醒過來,連忙穿上睡衣打開收音機,Jancy老師的聲音從收音機內傳出來。他抱著床上靠枕,聽得很仔細。

他是一個月前偶然從收音機裏聽見Jancy老師的節目的,是很老套的心理諮詢,但是不知怎地吸引了梁寶晴。

也許是那個聲音,總讓梁寶晴想起簡溪,但又不完全像他。寫信給Jancy老師,也是為了接近他。可以說一切像簡溪的事物梁寶晴都想去了解。

“厄勒克特拉情結。”電台里剛好講到一個關於青春期女孩對父親有獨佔欲的事例,Jancy老師就隨著介紹了一下厄勒克特拉情結,梁寶晴聽見,跟著唸了一遍。

他不太喜歡心理學上的東西,拿一種名稱去概括一群人總歸是不夠準確。再加上世界上人千千萬,每一個人的心理怎會都一樣。但聽Jancy老師的聲音,彷彿簡溪就在耳邊說話,所以這一個月,他每晚都聽電台,從沒拉下過一次。

這期節目結束的早,梁寶晴拉開床頭抽屜,從裏面拿出一台單反。他又看了一遍裏面的照片,心滿意足的睡去。

那臺相機裏裝的全是簡溪,如果看的人心細,會發現角度都很奇怪。

第二天醒來,外面的雪下大了。梁寶晴換上毛衣絨褲,推開房門。他和父母不太親,行事也從不和父母商量,反之亦然。於是他只看見一碗面放在桌上,人不見蹤影。

那是一碗叉燒面,叉燒煮的恰到好處,面不坨也不硬。阿霆澆了一些醬油,吃的很斯文。

他想陶琬晴做的飯是比不上自己母親的,甚至比不上簡溪,這讓他彷彿找到了一個出口。自小就是這樣,他發現陶琬晴不如別人的地方,就好像找到了他們該分開的理由。

手機震動著,在桌子上任意滑翔。梁寶晴接起來,原來是簡白約他去打電動。他不知道該說簡白痴線還是神經大條,本想拒絕,但聽見簡白無聊至極的聲音,還是答應在電玩店門口集合。

簡白到的很早,左等右等沒見梁寶晴,就先進店裡暖暖身体。過了一會梁寶晴打著傘出現,簡白想從背後嚇他一跳,走進發現梁寶晴一直盯著一個方向。他順著看過去,剛好看見陶琬晴走進一家時裝店。

“哇你這變態,別偷看我媽!”簡白撲上去揉梁寶晴的頭,梁寶晴著實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手裡的煙都掉落在地上。

“不是,阿姨她剛剛在路口,我只是看了一眼。”

“不要跟我解釋,我媽出來逛街怎麽可能不在街上走,難道要她飛著跑著跳著逛街嗎?”簡白翻了一個白眼,認定梁寶晴像痴漢一樣看了陶琬晴一路。

“你聽我說,跟阿姨逛街的,是個男人。”

“哇你這個人,為了洗脫自己撒謊哦!我媽說了今天是和她那些姐們一起玩啦。你就是瞎編我媽出軌,然後有機可乘哦!”簡白拿手肘懟了梁寶晴一下,“再這樣兄弟沒得做哦!進來玩啦。”

梁寶晴懶得和簡白計較,掀開門帘的時候复看了一眼那個服裝店。陶琬晴的手搭在男人肩上,笑得燦爛。

究竟是誰在騙誰?

TBC

评论 ( 19 )
热度 ( 66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