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峰霆衍生】薄冰之上

|簡溪X梁寶晴

|簡溪人夫阿寶十八

|這是第三封信

03.第三封信

親愛的Jancy老師:

非常開心收到您的回信。

我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我們住的很近,從小時候起就常在一塊。我一直比較喜歡親近他的爸爸,時間久了,我認為我愛上了他的爸爸。

從理智上我也認為這是錯誤的,但這難道不也是感情的一种嗎?

——

梁寶晴生的一副好面孔,雖然被他自己的遲鈍和老土的打扮所掩蓋,但是看見他的人都會想他長的真好看。不同於同齡人的積極帥氣,他是沉鬱、美麗又青澀的。

他有些時候會擔心自己不夠迷人,或者不是簡溪喜歡的樣子。所以他在簡溪面前,總是刻意的去學陶琬晴的語氣,可惜兩人性格天差地別,聽起來有些滑稽。簡溪聽了也只是皺皺眉,還是照常對待他。

自從上次在簡溪家吃過飯,梁寶晴再也沒見到過簡溪。就好像突然長出了一份羞恥心,使得梁寶晴不敢再去看簡溪的臉,那臺相機也被保存在抽屜裏。

偶爾和簡白出去玩的時候,梁寶晴忍不住會問簡溪最近的事情。簡白也只是含糊的說最近簡溪開始上班,忙的很。梁寶晴聽了,低著頭喝奶茶,手指不安分的在桌子上敲。簡白握住梁寶晴的手讓他別敲了,聽著頭疼。梁寶晴嘆了口氣,抽出了自己的手。

“簡白,你為什麽長的那麽像阿姨?”

這句話一出,簡白的臉明顯黑了不少。梁寶晴知自己失言,不自在的避開簡白的目光,說了句對不起。簡白突然覺得無趣至極,橘子汁滴了一些在手上,粘膩噁心。他敲了敲桌子引起梁寶晴注意,隨便的找了個理由就走了。

春假過了,梁寶晴在咖啡店找了份兼職,就在簡溪公司附近。這件事他沒和簡白說,也沒和他父母說。

梁寶晴上的早班,他每天都等簡溪出門才出門,一路跟在身後。就像他之前做過千千万次一樣,只不過這次光明正大一些罷了。

店長很喜歡梁寶晴,他生的高挑,穿上服務生制服更顯得腰細腿長。就因這一副好相貌,梁寶晴招來不少客人。店長還笑他這店裡坐著的男男女女都在肖想他,如果這不是咖啡店,豈不是被吃的骨頭也不剩。

梁寶晴在店裡待了三四天,相機里的照片也增加了不少。簡溪公司里很多人會來這家店午休,不過簡溪一次也沒出現過。梁寶晴有些失望,他想如果簡溪知道自己在這裏,會不會午休時間都和自己一起過。這聽起來好像是妄想,但是梁寶晴知道簡溪那樣一個溫柔的人,是不會去拒絕一個“小孩子”的請求的。

可惜等到假期快結束,無論是簡溪還是Jancy老師的信,梁寶晴都沒等來。倒是簡白抽空來了幾次,坐在店裡隨意點杯咖啡,梁寶晴忙得很也沒辦法招呼他,簡白被冷落了幾次後也就沒有再來了。

梁寶晴和簡白上的同一所大學,梁寶晴修攝影,簡白修話劇。學校離家近,基本上他們每週都回來住。

第一個星期梁寶晴很想簡溪,每天晚上還是打開手機裏的電台,佯裝Jancy老師的聲音就是簡溪。有時候想著想著會自己悄悄的撫慰自己,也不敢有太大的動作。梁寶晴在簡溪身邊的時候不覺得有什麽,一旦分開才發現這真讓人焦躁。

他和簡白仍時時刻刻粘在一塊,舍友笑話他們太基,不願和他們湊在一塊,梁寶晴反而樂的清閒。梁寶晴偶爾會看簡白他們班的話劇排練,簡白穿著繁瑣複製的戲服,帶著金色的假髮。恍惚一眼,梁寶晴好像看見年輕的簡溪在對著他說話。

真是魔怔了。

熬到週末,簡白依舊帶著梁寶晴去家裡吃飯,這一次是陶琬晴開的門。梁寶晴問起簡溪,陶琬晴含糊的說了句在上班,就轉移了話題。

“老爸最近為什麼這麽忙?以前公司不這樣啊。”

簡白不解的往嘴裡扔了顆葡萄,還不忘塞給梁寶晴幾顆。

“我怎麽知道,”陶琬晴有些不耐煩了,“你別塞給阿寶太多啦。”

“好嘛,對了老媽你能不能幫阿寶洗件襯衫?他們家這幾天沒人住啦。”簡溪說。

“恩,拿給我吧,那阿寶要住在家裡嗎?”

“我床睡不下,不然我去阿寶家住啊,反正就兩天。”

“隨便你吧。”陶琬晴撂下這句話就進了陽臺,梁寶晴跟著簡白看了會電視,也找了個理由去到陽臺。

陶琬晴已經不在陽臺了,洗衣機發出轟隆聲,有些刺耳。梁寶晴摸出一根菸,從陽臺向下望,剛好看見簡溪的身影,他靜靜的看了一會,從簡溪進小區們到消失在樓道。他想簡溪哪裡都好看,就連頭頂的發旋都很完美,可惜自己總是沒什麼運氣,沒辦法早些遇到他。

一根煙還沒抽完,簡溪回來了,他到陽臺來找梁寶晴,剛好看見梁寶晴把菸蒂抖落在外面。梁寶晴見了他,慌張的用手把煙熄滅,那溫度太高,差點把手指燙出一塊泡。簡溪將他的手拉住,放到水池里沖涼。

“簡叔叔……”

“下次小心點,”簡溪似是有些埋怨,讓梁寶晴更不好意思,“等會我給你塗點藥吧。”

“不……不用了。”

“你是不是一直在聽電台?每晚十點那一檔節目?”

“啊,什麼?”

簡溪見梁寶晴的手指沒那麽紅了,也就放開了他的手,讓他自己再沖一會:“我聽簡白說的,你一直在聽那個電台。”

“這節目好幾天沒播了吧,你這些天都不用再等了。我們公司有人認識那個心理老師,說是生病了,等到他病好了,我再告訴你吧。”

“那如果我給他寫信,他能看見嗎?”

“當然。”

簡溪帶著梁寶晴走到客廳,自己去臥室拿醫藥包。梁寶晴靠著牆壁,摩挲著手指的那塊紅腫。簡白看電視看的不可自拔,沒有注意到梁寶晴此時此刻的表情。

但是陶琬晴看見了,她看見梁寶晴的笑,也看見了梁寶晴看簡溪的眼神。

她很早就發現端倪,只是從來不敢想。

而此時的梁寶晴對她而言,就像甜美的夢魘,或是美麗的惡魔,讓她憑空出了一身冷汗。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36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