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麋鹿

喜欢好看的人
|原ID:大麋鹿爱丁美人

【峰霆衍生】Blue Velvet Desire (还是你们的好朋友小凡ver)

|乐队AU OOC

|张小凡X丁隐 盲拉龙羽书

|第一篇走 http://williamhoney.lofter.com/post/224ed9_b3ace6f

 
 

——

 
 

如果有人没看过丁隐的演出,那真是人生一大遗憾。

张小凡第一次听见青龙这么说的时候,一度怀疑过青龙是个基佬。毕竟一个男人在台上扭胯有什么好看的呢?不如花钱去看脱衣舞,起码人家真的有肉。

 
 

可直到张小凡不得不帮SINNER完成演出的时候,他才感觉到命运在狠狠的扇他的脸。

天知道丁隐怎么唱什么都能扭动自己的身体,这是视觉系乐队的必修课吗?张小凡发现自己移不开目光,他感觉自己腰部以下不可描述的部位在发烫。

这可就危险了,他想。

 
 

“嘿,是你在我们乐队里很不自在还是你今天不在状态?”SINNER表演结束后丁隐特地在一个角落找到张小凡,“你在台上看起来很紧张。”

我总不能说是你的屁股让我很紧张吧,张小凡叹了口气,把他的宝贝贝斯装进包里。

 
 

“额,你明天有空吗?我看你们明天没有排场,”丁隐以为张小凡出了什么伤心的事,面对这种“情感问题”他是真有些无措,“我是说,我有两张音乐节的票。”

 
 

他是在约我吗?张小凡不可置否他的大脑在传递喜悦的信息,而且显然是忘了上一秒他还在为自己对一个男人有了性渴望而悲伤。

 
 

“你可以和你的朋友一起去看。”丁隐从包里翻出票递给张小凡。

 
 

“………………”上帝啊,让我一头撞死在这吧。

 
 

张小凡也许会永远记得这个有着洋气精致的外貌和倒三角身材的丁主唱是多么的耿直与直。

 
 

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乐队的其他人,但显然曾书书是个聪明人,他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

“小凡,”曾书书在张小凡的专用写作房间里抓住了他,“你说实话,你那天约我去看音乐节,是不是因为丁隐不去?”

 
 

你是什么神探曾书书吗?张小凡忍住不在新写的旋律上多加那么几个要命的高音。

“你怎么会这么想?!”

 
 

“开玩笑你什么时候有钱买音乐节的票了,你不是要攒钱买sadowsky吗?再说了你帮SINNER演完出就突然多出两张票,你不是最讨厌听什么马頔吗?我看你是不舍得浪费丁隐的票吧,而且你最近写的旋律很思春哦。”曾书书掰着手指说。

“………………”张小凡不说话。

“所以你……”

“………………”张小凡抬眼看曾书书。

“额我想起林惊羽还在等我我走了再见。”

曾书书像只兔子一样溜的飞快,张小凡憋了一肚子火也没办法发作,只能愤懑的在曾书书的part加上无数个灵魂转音。

 
 

——

 
 

之后张小凡再也没和丁隐说过话,无论是在台下碰了面还是路上偶遇,张小凡都顶着一个大写的冷漠脸。

有一次张馅饼都看不下去了,乘着两个乐队都待在后台偷偷找张小凡,扭捏的开口:“你和丁隐——”

张小凡看着张馅饼化的乱七八糟的脸,冷漠的说:“——爱过。”

张馅饼愣了半秒,跑回去和丁隐大哭说我们之间都有小秘密了你再也不爱我了。

曾书书站在门口听见了笑得直不起腰,还是青龙把他拎起来带到张小凡面前才止住了笑。

 
张小凡不作声,默默调试着贝斯。

只有丁隐一脸懵逼。

 
 

——

 

“喂,旅游团的那个贝斯手,”丹辰子叫住张小凡,“丁隐这周六过生日,来吗?”

这时候张小凡单方面的避开丁隐大概有个五六天了,他和SINNER的其他人算不上很熟,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相对的。这会儿丹辰子来找张小凡,丹辰子不尴尬,张小凡倒是尴尬了起来。

 

“那天我们乐队有表演。”张小凡不自在的挠挠头。

“骗鬼,丁隐说你们周末闲的蛋疼,没事就往街上跑。”

“你们家丁隐为什么这么关注我?”

 
 

丹辰子沉思了一会,说:“还能有啥原因,喜欢你呗。”

 
 

哈利路亚!!!!

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

 
 

张小凡努力的保持着面部表情,不动声色的说:“你可别骗我。”

 
 

“得了快收起你那个腻人的笑吧。”

 
 

丹辰子很嫌弃,他想我随口一说这家伙咋就这德行了。

可惜直男如他,想不出原因。

 
 

——

 
 

最近三次元忙着期末,所以更新慢又少,非常抱歉(土下座otz)

评论 ( 11 )
热度 ( 37 )

© 一頭麋鹿 | Powered by LOFTER